落難巾幗錄--抗聯女英雄

views所属分类:暴力虐待
拼音:luojinkangnvyingxiong;发布于 2019-07-26 22:00:45
收藏




第1章


(一)序言


一九九八年春
一九三九年的一個深秋夜晚,一部押解囚犯的刑車在一隊憲兵的押解下駛進日本關東軍駐哈爾濱憲兵總部地後院。陰暗的街燈下只見三個女性被推推攘攘的押進了憲兵總部的地下刑訊室裏。
地下刑訊室裏昏黃的電燈亮著,只見三個兇神惡煞的打手一人一個把三個女性押到刑訊室中間,憲兵隊專司刑訊的科長禿頭走過去脫掉了她們三人披在身上的大衣,只見三人內裏一絲不掛,蒙著兩眼,雙手被反綁在背後,嘴上封著膠布,其中一個赤著的雙腳上還帶著鐐銬,臉上露出羞澀的神色。原來為怕她們逃走,統統都被剝光衣物,剛才身上的大衣只是轉移刑訊地點時免被人懷疑才臨時披上的。禿頭拿掉了蒙眼,撕去她們口上的膠布,只見三個女性白裏透紅的軀體在黃黃的燈光下顯得特別誘人,雖然她們緊緊地夾著兩條修長的大腿,但烏黑的陰毛還是清清楚楚的露了出來,閃著亮亮的光澤。雪白的乳房隨著她們身體的搖擺,一高一低的晃動,粉紅色的奶頭襯著白色的乳房更形突出,就好像雪白的奶油上面放著兩顆鮮艷的櫻桃,引人遐想。
禿頭順手便撈點便宜,一把抓到了最右邊的長相文靜的姑娘的乳房上,左搓右撚,還用兩顆指頭夾著奶頭把玩,另一只手則用姆指在奶頭的尖端磨來磨去,邊玩邊在臉上露出絲絲淫笑。長相文靜的姑娘掙紮著直把身體往後縮,可是退無可退,又不能用手推開,只得任由禿頭把自己的雙乳像皮球一樣玩弄,羞澀得兩行眼淚在臉上直流下來。
“畜生。”站在中間的姑娘怒喝到。
禿頭惡狠狠的惻過頭來,只見中間這位姑娘面容冷峻,端莊的面孔中透著一股英氣,個子高佻,比這幾個俗稱倭寇的日本鬼子還高。體格健壯勻稱,高聳的乳胸被繩子勒的更加突出,平滑的小腹渾圓的臀部,兩條結實修長的大腿,一雙雪白的赤腳上還鎖著一副鐐銬,全身肌膚白如凝脂,一副典型的冷艷女神形象。



落難巾幗錄--抗聯女英雄 第一章 大鬧刑堂


“你的,著急了,我,就先讓你舒服舒服!”禿頭一把抓過去,準備先折辱這個敢挑戰他權威的女人。幾個打手在旁看哈哈大笑,他們可沒想到所面對的不是個一般女性,這個外表冷艷的美女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女俠“玉嬌龍”冷艷。飛燕門掌門冷彪的掌上明珠,一身功夫出神入化,輕身功夫更是了得,身輕如燕,躥房越脊如履平地。冷艷不僅武藝超群,更是一副俠義性格,嫉惡如仇。出道以來,殺了不少為富不仁的地主惡霸,豪強劣紳。豪強劣紳們高金懸賞捉拿,無奈冷艷本領太強,如神龍見尾不見首,令豪強劣紳們既怕又恨,被欺壓的窮人們卻歡欣鼓舞,象活菩薩一樣供奉她,江湖中都把冷艷叫做女俠“玉嬌龍”。九一.八後,日寇侵略我東北,很多人當了漢奸賣國賊,冷艷所在的飛燕門憤而成立“鐵血鋤奸團”
誓死抵抗日寇,一時間,日寇的將佐級軍官被暗殺了十數名,引起了日軍特高科的高度重視。組織專人破案。就象所有的幫派組織一樣,曾令日寇聞風喪膽的“鐵血鋤奸團”,不久就被叛徒出賣土崩瓦解了。冷艷的父親更是被敵人殘酷殺害,冷艷僥幸逃過大難,發誓為父報仇,此後她只身一人數次刺殺梅機關的頭子土肥源,可惜因土肥源戒備森嚴,深居簡出,均未得手。不過,在一次刺殺行動中她意外的救了一位抗聯著名的女情報員向眉,在向眉的引導下冷艷認識到自己的力量是有限的,為了國仇家恨她毅然投身到抗聯隊伍中。抗聯根據冷艷的特點專門成立了一個女子諜報隊“燕子隊”。冷艷任隊長,向眉任政委,深入敵後發展力量,主要任務是刺探敵人情報,暗殺及破壞等活動,另一方面也吸收愛國青年開展地下工作。類似於後期的地下武工隊。一時間抗聯如虎添翼,給日軍以沈重的打擊。日軍為解除掉燕子隊這心腹大患,嚴令特務機關限期破案,可是共產黨領導下的燕子隊可不同於一般的幫會組織,組織嚴密,神出鬼沒,冷艷藝高膽大,再加上有白牡丹之稱的向眉組織,向眉雖然才二十八歲,卻有著十年的地下工作經驗,把燕子隊建成一個嚴密的地下情報網,還有一個人在日軍的黑名單上鼎鼎大名,就是有女諸葛之稱的張敏,張敏本是北大的一名高才生,父母是東北有名的實業家
,只因拒絕與日軍合作,就被日軍派特務暗殺了,張敏投筆從戎
從一名柔弱的大學生成長為一名堅強的戰士。她足智多謀,機智靈活,就象燕子隊的軍師,出謀化策,與日軍鬥智鬥勇,令特務機關焦頭爛額,每次都無功而反。特高科長是撤了好幾個,燕子隊卻越發展越大,令日軍如梗在喉,又恨又怕,欲除之而後快。此次日本關東軍糾集優勢兵力清殲抗聯隊伍,抗聯被打散,楊靖宇將軍不幸殉國,東北抗日力量受到了很大打擊,日本特務機關卻得到了一個意外的收獲。抗聯中負責收集情報的女部長吳潔被俘,特高科把吳潔秘密押回哈爾濱,連夜突審三天三夜,吳潔受刑不過,叛變投敵。可是吳潔也不了解燕子隊的情況,她每次都是直接或間接的與白眉,冷艷聯絡,下達命令,特殊情況也可聯系到張敏。至於燕子隊其他成員是誰,如何聯絡,只有她們三人清楚。於是,特高科陰謀訂下誘捕之計,令吳潔聯絡白眉三人開會,準備一網打盡。就這樣,冷艷,向眉,張敏這三位令敵人聞風喪膽的女中巾幗,被自己人出賣落入魔掌。特務頭子土肥源喜出望外,嚴令特高科務必在此三人身上打開缺口,把燕子隊一網打盡。冷艷等三人被捕當天就被轉押哈爾濱憲兵總部,轉押途中為防止劫獄,脫逃,日軍不顧深秋時節,天氣轉冷,卑劣的把三人的衣物扒光,赤身裸體的捆綁起來,又害怕冷艷的功夫了得,專門給她上了一副二十公斤的腳鐐,為掩人耳目,外面每人又給她們披了一件日本軍大衣,派重兵押送到哈爾濱。特高科異常重視此案,挑選專門刑訊女犯人的酷刑專家禿頭負責刑訊逼供。禿頭為人殘暴好色,原來是日本妓院裏專門調教妓女的打手,在調教師這個行業裏非常有名,自吹沒有馴服不了的烈女,再剛強忠烈的女性到了他的手裏也會被調教成日日宣淫的妓女。許多妓院老板都秘密請他去調教誘拐來的剛烈的,不好對付的女人。一次,他碰上了一個不好對付的烈女,赤身裸體的羞辱,不分晝夜的輪奸,鞭打,灌腸。這個剛烈的女子也忍受不住了,她假意屈服了,一解開捆綁就一頭從二樓跳了下去,血濺當場。禿頭被拿獲問成死罪。也是禿頭命不該絕,他調教女人的本事被日本的黑道組織“黑龍會”看中,偷偷把他放了出來送到中國,參加了日軍特務機關。專門刑訊女犯人。他把調教妓女的手段變本加厲都用到刑訊上,很快成為特高科裏有名的酷刑專家,他在自己總結的經驗中說:“女人是弱者,一定要狠狠的壓,無情的淩辱,打垮她們的自尊,再用酷刑折磨,她們就會象母狗一樣,任你驅使。”他的最大嗜好就是折磨女性,越是剛烈難馴的女子他越願意審問,自稱喜歡挑戰。前些日子吳潔的案子就是他親自審的。他指揮一個班的士兵輪奸吳潔,在吳潔的飯裏放春藥,在春藥的烈烤下,吳潔羞辱的再次被輪奸,此後,禿頭又用酷刑折磨,鞭抽乳房,針刺乳頭。吳潔熬受不住屈服在淫威下。這一次,上頭更是指定他刑訊。禿頭一上來還是準備先施展一下淫威,他看中間這個女性敢對他怒目而視,不覺心頭暗喜,只要把領頭的制服其他兩個就好辦了,而且中間這個冷艷美人正是他喜歡折磨的那種忠貞烈女。他一把抓過去,準備先讓她嘗嘗胸抓手的味道。可惜他所面對的是女俠玉嬌龍。冷艷眼看要受辱不及細想,身子往下一頓,托開了身後打手的控制,順勢用反綁的雙手一撐地,飛起雙腳連環踢出,正中禿頭的襠部。禿頭疼的哎喲一聲摔出一米多遠,捂著襠部滿地打滾。冷艷一招得手,無暇考慮後果。一式飛燕擺尾雙腿向後掃去把身後的打手踢倒,另兩個打手看得呆了,冷艷趁機用力一掙,在車上就被她悄悄磨斷的繩索應聲而斷。這時兩個打手才明白過來,嗷嗷叫著沖上來,那裏是冷艷的對手,三招兩式就被打倒在地。這時門外的警衛也被驚動了,端槍沖了進來,兩個警衛撲上去想抓住冷艷,冷艷一擰身飛起一丈多高,雙手抓住刑架上的鐵鏈,雙腳順勢橫掃出去,雙腳再加上二十斤鐐銬的力量正中兩個警衛的腦袋,當場斃命。另一個警衛一看不好,舉槍要射。一直站在一旁的向梅合身創過去,警衛一槍打歪了,冷艷飛上來一掌把警衛打昏了,可是槍聲也驚動了外面的警衛。冷艷如果是沖出去,憑著一身輕功還是有可能逃生,可是她還想把兩個同伴帶走。張敏關鍵時刻毫不糊塗


別管我們,我們跑不脫的,以大局為重。’
冷艷無奈,獨自沖了出去。可是,就這一耽擱,院子裏的憲兵已經明白過來。冷艷剛從地下室裏沖出來,就被十幾個憲兵圍住冷艷縱身一躍。雪白的身軀就象一條白龍婀娜矯健,飛出人群,可是落地一看,高墻下十幾個日軍端著槍守在下面。沖出去已經沒有希望了。冷艷索性不跑了,她知道有多麽悲慘的命運在等著她,她靜靜的站著,像一個冷傲的女神,輕蔑地看著又圍上來的敵人。她決定拼了,多殺一個是一個。又一個敵人沖上來,冷艷身子一晃,閃在一邊,一招雙龍探珠插入他的雙眼。“啊-”這個日寇抱著雙眼滾在地上。疼得滿得打滾。其余的日寇被驚呆了。誰也不敢上。
“八格!一起上”這時禿頭已經掙紮著走了出來。眾日寇一齊沖了上去,冷艷展開拳腳把日寇打得人仰馬翻,無奈,好虎架不住群狼。雙腳又被鐵鏈銬著,冷艷漸漸體力不支,她展開輕功越出人群,不想,一條漁網迎頭罩下,冷艷被拉倒在地,日寇一擁而上,把冷艷牢牢按住,冷艷再次落入魔爪

“把她帶進去”禿頭惡狠狠的命令著。一幫憲兵心有余悸地把漁網擡起來,連人帶網統統搬進了刑訊室。門口加了雙崗。



落難巾幗錄--抗聯女英雄 第二章 初嘗酷刑(上)


兩個狗熊一樣的打手上來把冷艷從漁網中拖出來,雙手反剪從地上提了起來。禿頭這時已經緩過來了,可是還是站不住,不得不坐在供座後面的椅子上。
“把她先綁起來!用牛筋繩。”禿頭知道普通麻繩對武藝高強的人不起作用,他曾經審問過一個女忍者,知道如何對付像忍者一樣的人。牛筋繩堅韌掙不開,遇水還會收縮勒進肉裏,武功再強也掙不斷。
另一個打手走上來拿著牛筋繩從冷艷的前頸勒過去在後背打了一個背花,從腋下竄過去,在冷艷的乳房上沿勒回來,把雙臂捆上,在乳房下沿又勒一圈在後背打個結,又用一根繩子把捆住乳房的兩道繩子綁到一起從捆著脖子的繩結上竄過再拉下來,把雙手盡力反扭向上捆起來,再用一段短繩把胸前的兩條繩子捆在一起。這是一式專為女性設計的特殊綁法,稱為“豪乳式”女性的乳房經此一綁必然向外凸起,這有兩個好處:一,乳房是女性最敏感的部位之一,經此一勒使女性意識到自己最羞於見人的部位暴露在外,會使得乳房更加敏感,不論是玩弄,還是對乳房用刑,都會使女性更難忍受。二當然這樣綁,不論乳房大還是小都會更豐滿,更性感,更能激發施虐人的淫欲。而且,捆著雙手的繩子和胸部的繩子連在一起,只要雙手往下一落,乳房就會被勒得向上翹起,就像自己故意的一樣,本身就是一種淩辱。
禿頭一邊欣賞著一邊考慮怎樣用刑審問。這個冷艷的 女人很不好惹,就像個帶刺的玫瑰,弄不好還會被她蟄一下。必須把她的刺先拔掉。
這時冷艷已經被綁好了,盡管她已經知道自己不能幸免,但她還是被這種下流的綁法激怒了”無恥”冷艷怒罵著!拼命掙了掙,可是毫無辦法,勒在胸前的繩子紋絲不動,只有被勒出來的乳房上下顫動.禿頭哈哈大笑,眼前這個冷傲的女人已經完全落入他的手中了,他可要好好享受這道美餐了.
來呀!先讓她跪好.
兩個狗熊一樣的打手心領神會,上前分別用麻繩綁在冷艷的兩只腳上,再把冷艷摁倒跪在地上交叉從她的大腿根上勒過去左腳綁左腿右腳綁右腿,綁好.這樣她的雙腳就和大腿綁在一起了.兩個打手把冷艷往前一推,讓她身體前傾,冷艷的腳就隨著大腿翹起來了,身體的重量全靠兩個膝蓋支撐著,冷艷恩了一聲,緊皺起了眉頭。兩個打手又把冷艷的頭發束起來,用梁上垂下來的繩子捆上,一切都準備好了,兩個打手松開了抓住冷艷的手。
“啊—
禿頭聽到冷艷的罵聲,看到因羞澀和而漲紅的面頰和劇烈起伏的雙乳,不由得發出一陣狂笑:
“哈哈……,你不是很有本事嗎?我倒要見識見識,實話告訴你,在這間房子裏,任何人都是光著身子受刑的,你當然也不能例外了。再說,”他兩眼盯著冷艷赤條條的身子,淫笑道:
“你又不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光身子,脫光衣服讓我們欣賞欣賞,就這麽難為情啊?”
禿頭的話音剛落,兩旁的打手發出一陣咯咯的淫笑。這幫嗜色如命的家夥,對刑訊女犯有一種特殊的樂趣,面對著赤身裸體的年輕姑娘,他們早就忍耐不住了。
“對,光著身子受刑,那才叫痛快呢!”一個打手興災樂禍地嚷道。
“怎麽樣,現在想說還不晚,如果等到實在忍受不住時再說,那損失可就大了!”禿頭羞辱夠了,發出了最後的威脅。
冷艷沒有吭聲。當她身上的衣褲被打手們剝光、大腿被粗暴地撕開時,她就已經意識到,在這間房子裏,她作為一個女人所要忍受的,絕不僅僅是一般的嚴刑拷打。現在她面臨的抉擇只有兩個:要麽立刻招供,要麽頑強地忍受那種無法想象的淩辱和折磨。然而她看得出來,眼前這幫獸性大發的家夥是不會輕易放過她的,一場嚴刑拷打已是無法避免了。
冷艷默默的閉上了眼睛,她決心抗掙到底,決不屈服。
這一切沒有逃過禿頭的眼睛,他從冷艷此刻的神情中看出了她對受刑的無奈。同時他也意識到,這是一個不容易對付的女人,不對她施以嚴刑,她是不會輕易招供的。
他再次掃視了一遍呈“人”字形跪綁在地上的年輕姑娘,不僅感到一陣快意。在這間刑訊室裏,無論再高貴的女人,都要脫去偽裝、還她以本來面目;
無論再堅強的女人,都會哭喊、慘叫,甚至因無法忍受而哀聲求饒。這裏是他快樂的“天堂”,在這裏玩弄女人不需要任何借口,只要能獲得口供,施展任何手段都是允許的。當然,他不會讓女犯人輕易招供,他知道怎樣掌握刑訊的節奏,讓女犯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讓他借“審訊”之機過足癮。
禿頭的目光仍在年輕姑娘的身上貪婪地掃視著,看著眼前那一絲不掛、閃著艷肉光澤的女性裸體和姑娘身上那一處處攝人心魄的部位,他不由感到一陣陣性欲沖動。他拷打過的女人又一個個出現在眼前,他的耳邊又仿佛響起那一聲聲令他心滿意足的尖厲慘叫和撕心裂肺的哭嚎。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了年輕姑娘那對雪白豐腴的乳房和下身那被黑色茸毛包圍著、因大腿牽拉而微微綻開的部位。他知道一個女人最珍惜的是什麽,最害怕的又是什麽,他決定對這兩處女人最敏感、最脆弱的器官用刑。他相信,即使是再堅強的女性,也難以忍受住這種獸刑的折磨。
“你的名字。”這是審訊者的技巧,如果你回答了第一個問題,就好象你承認了一個弱者地位,會不知不覺中屈服於強者,但禿頭失望了,回答她的是一片沈默。
禿頭一擺頭,站在冷艷身後的兩個打手轉過來,用手中的橡膠棒狠狠的冷艷的小腹捅去。
“混蛋,快回答!”
一陣陣專心的疼痛不斷從小腹,膝蓋,頭發傳來,冷艷銀牙緊咬,運氣在腹,硬是一聲不吭。兩個打手捅了十幾下,發現冷艷並沒象一般女子一樣慘呼連天,不禁呆住了。
禿頭一擺手,兩個打手連忙退下去。
禿頭心裏也感到很詫異,在他的影象中如此能忍痛的還沒有過,這種捆綁姿勢是對最重要最難審的犯人用的一種刑訊姿勢。即使是精壯的大漢,不消五分鐘,就會大汗淋漓,疼痛難忍,如果再對最薄弱的小腹使以打擊,必然慘呼出聲。禿頭想著,看來,這是個極剛烈的女人,連能減輕痛苦的喊叫都不屑於做。看來,一定要先打擊她的自尊心了。
“既然你不願意出聲,我就來幫幫你!拿鈴鐺來。”
“咳。”一個打手從刑架上拿起一個箱子,放在供桌上。禿頭把它打開,故意轉過來讓冷艷能看到。這是禿頭專門從日本帶來的刑具,是專門用於婦刑的。裏面插著一列列不同型號的木棍,膠棍,鐵棒等,有帶刺的,有帶勾的,棍棒後端可通電源,水源,還有一把把不同樣子,不同用途的鉗子,夾子,閃著寒光,令人膽寒,在邊上不知什麽用途擺著三對大,中,小的鈴鐺。



落難巾幗錄--抗聯女英雄 第二章 (下)


禿頭笑嘻嘻的戴上一只石棉手套,從鈴鐺的旁邊拿起兩根黃色的銅絲,兩個打手這時把燒著的碳火盆擡了過來,放在冷艷的面前。禿頭把銅絲放進碳火裏烘烤著,這時的冷艷已有些跪不住了,但她還是閉著眼睛一聲不吭,就在這時,胸口突然有說不出的壓迫感,兩個乳房被人伸手過來大力握住,冷艷睜眼一看,禿頭正淫笑著玩弄她的乳胸,她只覺得乳房被他搓弄著,一會用五指緊抓不放,一會用掌心輕輕揩磨,一會又用指頭捏擦奶尖,冷艷又羞又怒,罵了聲“畜生”。禿頭哈哈大笑,繼續撥弄著她的乳頭,冷艷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厭惡感。最要命的是這時陰戶又被人撫摸著,原來兩個打手也加入了戰團。用指尖將她的大陰唇撥開,在小陰唇上又磨又擦,有時候輕觸嬌嫩的陰蒂,有時又用手指插進陰道裏攪動,出入不停。

女兒家最敏感的幾個部位被這三個男人不住地肆意撩弄,還是個處女的冷艷又哪是這群奸淫婦女無數的惡棍的對手,顧得上面顧不了下面,顧得下面顧不了中間,三面受敵下只覺心底裏有一股莫名的酥麻感向全身散發開去。
不到一刻,她就覺得兩腮熾熱,心房繃繃亂跳,下身有一種無法形容的空虛感覺,呼吸不由自主地越來越急速了。在暴力的刺激下,她的乳頭在女性的本能下充血挺起,陰蒂也勃起了,冷艷以極強的毅力抵抗著性欲的沖擊。
“還是不回答嗎?”
“。。。。。。”
“好,讓我給你帶個鈴鐺吧,你喜歡大號的呢,還是小號的呢?看你這麽硬氣,大號的更適合你。哈哈”禿頭拿起一把鉗子夾在冷艷的乳頭上往外拉出來,冷艷“啊”的一聲叫了出來。一陣巨痛傳遍全身,這時的冷艷已經精力分散,無法運功相抗,而且象乳頭,下身這樣的敏感部位也保護不了。
“哼,這樣就受不了了,這不過是個準備活動,現在回答還不晚。”
冷艷又閉上了眼睛,禿頭拿了一根已經燒紅的銅絲,從乳頭根部穿了進去,一縷白煙在強制壓住的慘呼中升起來。禿頭松開鉗子,夾住銅絲彎了個圓圈,取了個大號的鈴鐺掛上去,再擰住接口,同樣又把另一個乳頭穿上銅絲掛上鈴鐺,一松手,鈴鐺帶著乳頭沈了下去。



落難巾幗錄--抗聯女英雄 第三章


乳頭在鈴鐺的撕扯下顫抖著,晃動著,這是比酷刑更讓人難以忍受的羞辱。冷艷的眼中飽含著屈辱的淚水,咬牙罵著:“下流。”
禿頭象聽到了讚揚一樣“肯說話了,你的名字?”
一片沈默。
“還是不說?掛起來。”兩個打手一左一右從梁上拉下來兩個鐵鏈,鐵鏈頭上各有一段活結的小繩套。他們把繩套套在冷艷翹起來向上的大腳趾頭上,分別向兩邊扯動鐵鏈,冷艷的身體就被吊離地面,三條繩一起拉動,冷艷慢慢的被吊起一人多高。冷艷硬憋著不使自己叫出聲,可是三條繩子分別拽著她的頭發和兩個大拇腳趾,尤其是兩個腳趾,就象要被從身上硬拔出去似的,只一小會,冷艷就香汗淋漓了。
“怎麽樣,舒服嗎?招不招?” 冷艷還是不吭聲。
“搖搖鈴。”
兩個打手各拿起一條細細的柳條鞭,狠很的向冷艷的一對豐乳抽去。
“啪——”第一鞭抽下去,從上乳掠過,留下一條細長的鞭痕,冷艷渾身一顫,象打了一個哆嗦,慘呼聲不由自主的發了出來。“啊——”。第二鞭緊跟著第一鞭落下,冷艷全身一陣痙攣,發出的叫喊卻變成了“嗚——”。這是冷艷想忍住痛苦不讓自己叫出聲來,可是,痛苦超出了她的想象,她還是呻吟出聲,不過,比第一聲小很多,從牙縫中傳出的也變成了淒慘的嗚!打手站在冷艷的兩側,每抽三下就停下來,讓冷艷喘息半分鐘,喝問一聲“招不招!”然後再開始抽打,冷艷疼的汗水淋漓,象水洗過似的。脖頸漲的老粗,二十多下鞭打之後,她身上已經布滿了細細的可怕的鞭痕。刑訊室裏還回響著鞭子可怕的嗖嗖聲,鈴鐺暴虐的叮呤聲,和冷艷淒慘的呻吟聲。終於,痛苦的呻吟聲消失了,冷艷昏死過去。
“嘩——”一碗涼水迎面潑在冷艷臉上,冷艷幽幽醒來,渾身的劇痛跟著襲來。她禁不住呻吟了一聲。
禿頭見到冷艷痛苦不堪的樣子,感到了一種施虐的快樂,“想說了嗎?”
冷艷又閉上了痛苦的眼睛。禿頭也不禁開始佩服起來這個堅強的女性。
“好樣的,我看你能撐到幾時,來,再給她加個快活鈴鐺。”
兩個打手上來從梁上又拉下來兩個鐵鏈,鐵鏈頭上各有一段活結的小繩套。他們把繩套套在冷艷捆在後面的兩個大拇指頭上,把捆住冷艷頭發的繩子松了松,這樣冷艷就被平吊在空中了。冷艷覺察到有人在後面用指尖將她的大陰唇撥開,一邊在小陰唇上又磨又擦,一邊在嬌嫩的陰蒂上撥弄揉捏,有時又用手指插進陰道裏攪動,出入不停
,只一會工夫,冷艷的性欲就被刺激起來,冷艷強壓著性欲,可是在一系列強刺激的調弄下,原始的欲望越來越強烈,冷艷感到在強烈痛苦的感覺裏竟然有了舒服的感覺,冷艷雖極力想去除這種感覺,可是不自覺中,她已經控制不住了,她大腿內側一陣抽搐,
全身打顫,小腹一緊,一股淫水憋不住就從陰道口往外流了出來。禿頭得意的把沾滿淫液的手指舉到冷艷面前,羞辱著
“想不到,你也這麽好色呀”
“無恥——” 冷艷憤怒的罵著。
禿頭更得意了,他在冷艷的前後各擺了個鏡子,經過折射,冷艷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窘態,整個陰戶毫無保留地顯露在眾人面前。雪白的大腿內側,陰埠上濃密的陰毛漆黑一片,大陰唇內卻是柔嫩無比,兩片深紅色的小陰唇由於充血硬硬地向外張開,就像一朵初開的蘭花,形成喇叭口狀;粉紅色的陰蒂在頂端交界處冒了出來,模樣就似一個小小的龜頭,微微腫漲;下面的小洞更是不斷湧出絲絲淫水,一張一縮地動著,依稀看見裏面淺紅的嫩肉。看到這幅羞辱的景象就連冷艷自己也羞紅了臉。禿頭看到冷艷雪白的臉上泛起了一層紅暈,心頭暗自得意,冷艷不知這是禿頭暗中搗了鬼,他在指頭上塗了烈性春藥,經過一番強烈的性刺激後,不要說還沒碰過男人象雪蓮一樣純潔的冷艷,就連久經情場的妓女都抵受不住。禿頭就是要在心理上摧毀象冷艷這樣的堅強的女性,喪失了自尊心的女性就不在堅強,恢覆女性柔弱的性格,然後再對她用酷刑,她們就會覺得無法忍受,崩潰下來。這是禿頭比別人高明的地方
禿頭繼續羞辱著冷艷,用指頭快速的揉捏著已經勃起的陰蒂,
“恩——啊——唔——”
冷艷已經有些忍不住了,她再度被迫沖向性高潮的絕頂。冷艷的神情已經有些恍惚,一方面,非人的折磨令人無法忍受,可是另一方面,她又為自己身體所出現的快感感到羞愧。這時,禿頭忽然停了下來,這正是要沖向高潮的最後時刻,冷艷不自覺的“恩”了一聲,這時,她身體上的快感已經超過了痛苦,她的心裏暗暗的希望那討厭的手指頭繼續下去。
“如果你告訴我名字的話我就繼續下去。”禿頭已經看到了冷艷的小腹扭動著,大腿內側抽搐著,那是女性高潮的前兆。
“怎麽樣,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嗎?”禿頭盡量溫柔的問。當初,吳潔就是在這個問題上被敵人打開了突破口的。冷艷的心裏掙紮著,與殘酷的折磨和非人的淩辱相比,剛才的快感就好象踏上了雲端一樣,再跌回到地獄中是誰也受不了的。看著禿頭的臉,她回味著剛才的感覺,就象小時侯得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禮物似的,心裏無比的興奮,激動。想到媽媽美麗溫柔的臉,忽然,***臉變得慘白,布滿血痕,赤裸的身軀被綁吊在城門樓上,裸屍示眾。她哀號著,叫媽媽回來,可是,媽媽再沒回來,她是被日本人活活的拷打死的,她聖潔的裸體上遍布殘酷的刑具留下的傷痕,忽然,***臉又變成了向眉,在每次自己想蠻幹的時候,她都會告戒著:“敵人是兇狠,殘暴的野獸,它又是狡猾的,我們一定要做一個聰明的獵手,那勝利一定是我們的!”想到這,冷艷就好象又獲得了無窮無盡的力量,決不能讓敵人得逞,冷艷的神色又恢覆了平靜,冷傲,現在,她又變回到那個堅強,果敢,大無畏的女俠“玉蛟龍”了.
“你以為用這樣下流的手段就能讓我屈服嗎,做夢,你還有什麽厲害招數都使出來吧。”
禿頭做夢也沒想到冷艷在這種情況下還敢向他挑戰,一般情況下,遭到如此殘酷的淩辱的女人,就是不開口討饒,自信心也會受到極大的打擊,無地自容,進而對自己的堅強產生懷疑。還從沒有人在如此羞辱的時候還有如此旺盛的鬥志。“這真是個難對付的對手啊。”禿頭暗暗想著“如果女人的自信心不被打掉的話,審訊就是個相當漫長的過程,而且,只用酷刑狠狠的壓服的話,成功的把握並不大,只有再試試了。”
“看來,你還沒舒服夠啊,那就讓你好好舒服舒服,在下面也給你來個快樂的鈴鐺。”
禿頭從箱子裏拿出一個帶豁口的銅環,用鉗子夾到火爐裏加熱,冷艷看著銅環漸漸加熱變紅,她的神色依然如故。禿頭把燒好的銅環舉到冷艷的面前,一股熱氣撲面爾來,冷艷本能的躲了躲,禿頭不懷好意的笑著。
“我會把這個環穿到你的下身,再在上面掛一個大號的鈴鐺,你就會體會到興奮到極點的感覺了,哈哈哈。”
“無恥的畜生!”
冷艷怒罵了一聲就無奈的閉上了美麗的大眼睛。她感到一股灼熱的氣流順著臉龐劃過,掠過乳尖,穿過小腹,直逼玉門。她禁不住微微顫抖著,心裏叫著:“媽媽,給我力量。”忽然,巨大的疼痛從下體傳來,直刺心窩,整個人就象被火熱的刀一劈兩半,冷艷禁不住“啊——”的慘叫出來。整個人都拼命的想收縮,想極力的擺脫炙熱的火環。可是,劇痛不斷加劇,冷艷在空中掙紮著,帶動著胸前的兩個鈴鐺也丁零作響。
此時,禿頭正一手揉捏著冷艷的陰蒂,一手慢慢的把銅環從她的大陰唇穿過去,他盡量簡慢速度,延續冷艷的痛苦,讓冷艷享受這屈辱的痛苦。過一會,他又燒烤另一只銅環,在冷艷另一邊的陰唇上再穿上一個,這一次,冷艷拼命忍著不使自己叫出聲來,可她還是疼的直顫抖,汗水順著面頰滴落在地面。這一次,禿頭要沖著女人最敏感的地方,陰蒂下手了。
禿頭換了個最細的銅環燒紅,慢慢的從陰蒂的下部穿過去,這一次,冷艷沒有忍住
“啊——唔——啊” 冷艷大聲呻吟著,痛苦超出了她的想象。
“舒不舒服?”
“恩——” 冷艷低聲呻吟著,痛苦並沒減低她的鬥志:“就這點本事嗎?再來呀!” 冷艷毫不示弱。
禿頭不僅被冷艷的蔑視激怒了“讓你嘴硬,給我用最大號的鈴鐺。”打手拿出的鈴鐺比掛在冷艷胸前的鈴鐺大上兩三倍。象上課的手搖鈴大小。
“怎麽樣,說不說?”
“你沒有更大號的嗎?” 冷艷毫不畏懼,氣的禿頭半天不知如何回答
“好,我就先讓你嘗嘗味道!掛!”打手把鈴上的兩個鐵鉤掛在左右兩個大陰唇上的銅環裏。
“啊——哦——”
冷艷感到一股大力猛烈的撕扯著她的下體,專心的疼痛一下一下傳來,還伴隨著刺耳的鈴聲,緊接著,柳條鞭抽在她的身上,她更猛烈地掙紮,把綁住她雙手和雙腳的繩索拽得“砰砰”作響。
“現在知道滋味了吧。”
“再來” 冷艷拼著最後的力氣說
“好,換檔”打手把一個套在陰唇上的鉤子套在陰蒂上,冷艷立時感到痛苦成倍增長,她又開始掙紮,可是,掙紮只有更加劇她的痛苦,冷艷很快明白了這一點,她盡量不動,痛苦也隨之減輕,可是,每當她稍微停下來,禿頭可惡的臉就湊過來逼問著,隨之禿頭就用手中的小鐵捶狠狠的敲在冷艷下身的鈴鐺上
“哎呦,嘔——”無法忍受的痛苦令冷艷慘叫連聲,猛烈地掙紮,到最後,她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汗水滴在地上聚了一灘,冷艷終於深深的昏死過去了。



冷艷不由自主的叫了一聲。現在,冷艷的平衡就只能靠她的頭發和兩個膝蓋來維持了。這是特務們審訊女犯時慣用的一手,他們在用刑之前,總是要將受刑人剝得一絲不掛,暴露出其身體的敏感部位,以此對女犯加以羞辱。這樣的羞辱,對一個女人、尤其是年輕姑娘來說,是比受刑更加難以忍受的。
禿頭背著手,走到被捆綁在刑椅上的年輕姑娘面前,狠毒的目光在她毫無遮掩的肉體上肆意地掃視著,這叫做“目審”。
可以想象,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姑娘,被一幫粗暴的男人剝光衣褲、捆住手腳,被迫叉開雙腿,將女性最敏感的部位一覽無遺地展現在異性目光之下,她將會是一種怎樣的心情!冷艷雖然是個性格剛強、膽識過人的女子,對受刑已做好了思想準備,但萬萬沒有想到特務們竟會使出如此卑鄙的手段,實在感到難以忍受。她不由得臉色緋紅,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忍不住憤怒地罵道:
“畜牲!要用刑就用刑,不準你們這樣無恥!”
但是,話剛出口她就後悔了。她知道在這裏說什麽都是沒有用的,她從身旁打手們那一雙雙淫澀的目光和急不可耐的神情中似乎明白了一切。於是,冷艷不再言語,閉上眼睛,強忍住即將流出的淚水。
猜你喜欢
還是強奸的爽
暴力虐待
1000次观看   2019-10-15 13:18:48
凌辱女友小可—舞廳
暴力虐待
998次观看   2019-07-28 17:53:25
變態淫魔的懺悔自述
暴力虐待
998次观看   2019-07-23 12:29:32
我強姦了房東
暴力虐待
996次观看   2019-10-10 13:45:27
愛虐情侶
暴力虐待
995次观看   2019-12-01 20:39:54
姦淫186CM的學姊
暴力虐待
995次观看   2019-11-22 12:54:31
乾哥哥與男同學的聯合姦淫
暴力虐待
994次观看   2019-12-08 20:19:01
小凡性事,深夜的呻吟
暴力虐待
993次观看   2019-11-02 12:54:17
热门暴力虐待
還是強奸的爽
暴力虐待
1000次观看  
凌辱女友小可—舞廳
暴力虐待
998次观看  
變態淫魔的懺悔自述
暴力虐待
998次观看  
我強姦了房東
暴力虐待
996次观看  
愛虐情侶
暴力虐待
995次观看  
姦淫186CM的學姊
暴力虐待
995次观看  
乾哥哥與男同學的聯合姦淫
暴力虐待
994次观看  
小凡性事,深夜的呻吟
暴力虐待
993次观看  
女教師
暴力虐待
993次观看  
媽媽男友強姦姊姊
暴力虐待
992次观看  
猜你喜欢
中文
亚洲精品
530次观看  
中文
伦理剧情
855次观看  
中文
伦理剧情
439次观看  
中文
伦理剧情
643次观看  
中文
伦理剧情
887次观看